首页      文章      摄影      工作      生活      收藏      关于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摄影 > 生活是脸颊的云
  摄影

生活是脸颊的云

山水是心底的花

造物是凡世的灵

专题

 

金秋村上游(一)童年的故乡


来源:曾经走过| 作者:野火寒烟| 6/9/2006 9:56:53 AM | 阅读 4126 次
分享到: 新浪微博 百度 开心网 QQ书签 QQ空间 Google Twitter Facebook


时间:2004年10月3日
地点: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县

我出生在奶奶家的土房子里,据说是大姑妈把我从母亲身体里接生出来,让我开始了漫长的人生。那一天是立冬,天气很冷,家里没有钟。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奶奶就从后门向后庄里问几点了。有人家起得比较早,就喊回来说七点喽!那时候天还没亮。等出生来第一声哭闹时天亮了,奶奶又问。人家还是回答说“七点喽!”于是,我就这么糊里糊涂地来到了这个世界,而且从此喜欢上了土砌的屋子。从出生到上幼儿园之前,我在乡下成长了整整七年。小时候很调皮,奶奶常怕我丢了迷了路,所以一直让我背诵着家里的地址:扬州市江都镇双沟乡双沟大队刘伙生产队。

于是,每一次回乡下,总要去老家住上几天。前些年老家拆迁了,老房子也消失在田间路头。这次国庆回扬州想刻意让自己宁静下来,所以就去了小姑妈的家里。因为我知道,只有她家还保留着旧时的土屋与水井,还有那一点点乡间的朴实。

母亲陪我回去的,特意挑了一条较长的路。路边很多成熟的野豆,我们摘了满满的包。望见野鸡时就特别嘴馋。

在年初放野火的地方遇见了两只山羊,我就忍不住“绵绵”地叫它。一回身,望见路边有成片的山芋田。儿时的贼心顿起,顺手拿了根树枝就地挖起来。一挖下去便见一只双拳大的红山芋,赶紧拔出来藏在包里,飞奔地跑到姑姑家----其实乡里这样偷山芋大家已经常见了,主人见了顶多也就是跟你瞪瞪眼,转头又笑了。

稻子刚好在成熟的季节,桑田也正茂盛。远远望去,草黄、叶绿、浓荫,分外整齐地分割着天与地

还是很小的时候在庄子里见过这个植物,所以早不记得了。母亲说,这就是棉花。记忆里只有长着白色棉朵的棉花,忘记了她的花朵原来也是白色。

这是个丰收的季节,稻谷沉沉地低垂着,却满心喜悦地等候着农人来收割。小时候跟着奶奶后面,一直就充当拾稻穗与华稻草的配角,所以一见到这么精神的稻子,整个人也精神起来。

姑妈家造了新的楼房,老的房子还存留着。远远望去饱经了百千年的风雨,却仍挺着胸昂着头,想起了奶奶。

老房子已经不住人了,偶尔在里面烧火做饭。乡下的大锅饭永远都让人回味。

岁月在墙上刻下了深深的印记,记人对它肃然起敬。那些墙缝砖块间,留下了儿时多少的记忆啊!仿佛回到了春天油菜花开的时候,满天飘着油菜花的芳香,我们小孩子拿了玻璃瓶子在墙洞里捉蜜蜂。

屋檐垂下丝瓜的藤茎,被日晒的门联已经斑白。阳光,依然如几十年前一样照着门口。我站在那里,想着想着,想起奶奶常常在夏夜将门板卸下来放在屋外作床,我们在蒲扇下听着蛙声数着星星。

厨房永远是孩子们的最爱。红红的对联贴出旺年的喜悦。一缕阳光从屋顶泻下来,亮亮的,无数的小尘在里面飘啊飘,仿佛摇篮一般的哄着我们的童年。

灶台后面的锅堂里,常常被我们放了新鲜的山芋,饭熟的时候正好取出来,敲开黑焦的皮,吃得满脸满嘴都是胜利的黑色。

养蚕是村里人常见的活计。从蚕仔回来到蚕上山结茧总共二十多天,白蚕就与蚕农们一直生活在一起。

桑田里齐齐的,一株株仰头望着天。采桑叶是件辛苦也是开心的事。蚕农们常常举家一起劳动,趁着手不停劳作的时候会聊起许多家常。这是小姑妈在采桑叶。我也加入到了他们的队伍。

叔叔挑着满满的叶子,开心地往家担着。小女儿则在后面欢喜无忧地跳着。

从桑田到家的路上,大家还接着刚才的话题轻松地聊。说话越来越远,最后只听见稻谷低吟的声音。

偶然看见停在稻叶上的红蜻蜓----好久好久没有见到了。生怕扰了小生灵的午觉,于是,拍好照片就立马轻轻跑开。

[完]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评论
 
    [查看评论]  
 
第1楼 您好,随喜您的西部之行 发表于 8/13/2006 10:19:31 PM IP为 218.92.*.*
  您好,随喜您的西部之行.
西部之行的调查结果出来了吗?谢谢
chengyun1998@126.com
 

第2楼 槿柔 发表于 11/17/2009 1:18:00 PM IP为 116.228.*.*
  亲爱的,棉花有白色的,也有红色的,还有黄色的,小时侯经常会帮助家里拾棉花的,所以很确认。  
  野火寒烟 于 11/18/2009 10:26:13 PM 回复
不许BS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