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      摄影      工作      生活      收藏      关于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生活 > 宠物
  生活

饭香

手工

涂鸦

宠物

 

吾家有女 名唤莴苣(“我”要死了,我是救,还是不救)


来源:曾经走过| 作者:野火寒烟| 4/7/2006 10:29:24 PM | 阅读 4418 次
分享到: 新浪微博 百度 开心网 QQ书签 QQ空间 Google Twitter Facebook


2004年4月5日

这样阴雨绵绵的日子持续了好久,记忆中见到太阳,仿佛是若干年前。而今天,早晨起床的时候就觉得阳光出奇地好,风也不见狂。我心里暗自地庆幸,因为终于可以让莴苣晒晒太阳了—网上说,这有用于猫癣的康复。我陪着她一同享受着新鲜的风与新鲜的天空,仔细地给她抹药给她安抚与她说话。

小家伙自从来到这个家里,好像还没有享受过阳光,一整天她都睡在阳台贪婪地不肯醒来。谁会知道,这是她第一次在这个屋里见到阳光,更或许,也是最后一次。

下午与同学去逛街,因为没有带手机,所有天晚时打电话回家与哥哥说不回来吃饭了。哥哥电话里告诉我,小猫不行了。我心一下子揪了起来,毫不犹豫地往家里赶。路上,同学劝我别太担心,我却哭了。

初见小猫的照片时,就觉得她很瘦很小,等到在小动物协会见到她时她的孤傲也一度让我着迷。是的,她太弱了,身体的瘦小加上性格的孤僻,不能不让我爱怜。其实领养她的那份冲动,缘自我对她的第一份感觉—她就是我。我在她身上见到的,完全是我自己的样子—脆弱,孤独,需要别人的关怀。后来想,既然我得不到关爱,为什么不让自己的这份奢望让她来实现呢?也算是给自己一份希望吧。于是,我领养了她。

她长得并不绝艳,也不算灵气,只是因为她像极了我,所以我对她一直就过分地宠爱。这些天耐心地给她剪毛、上药、包扎、喂药,我从来就没有放弃与她一起对抗病毒的斗争。我希望在我的鼓励与努力之下,她可以同我走过更长久的日子。

可是,当我赶回家见到她时,她躺在笼子里,已经奄奄一息了,站不起来,叫声也无比地绝望。我马上拎着笼子与哥哥来到医院。医生一检查,说是莴苣量不到体温,心跳也微弱,据初步判断是猫瘟,而且是晚期,情总十分地糟糕。望着在台子上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莴苣,望着这个慢慢流逝的生命,我不知所措了。救,还是不救?

这样一个生命,我无权剥夺她生存的一线希望。可是,这样弱小的生命,就像是我,根本就不适合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残喘活下来,难道就是件好事吗?当我无力改变环境时,我只能改变自己。可是如果我也不愿改变自己呢?我还有活下去的理由吗?我不知道救她,还是不救她,我无法替她,也是替我作决定。因为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我还有能力保护她吗?我对自己感到绝望了。前些天买的一棵花,本来是好好的盛放着,却不知第三天便谢世了。我有预感啊!我感觉到在我身边这些单纯的生命正在我生活中一点一滴地消失,无论我如何挽留,我都没有能力留住生命在指尖的凋零。

最终我还是让医生来抢救。其实我知道,在我心里其实她已经死了,现在只是尽了人伦的义务。我也知道听天由命,可我不会再有希望了。是的,已经死了,其实无数次都已经证明了“我”的虚幻与无力,只是到了现在我才敢正视。“我”死了,是我自己放弃了。

小生命在我面前,身边放着暖气却依旧没有一点体温。右前爪上插着针头,我一直就握着她的小手,让白色的救命液体流到她的体内。望着她,望着一剪一剪的印痕,还有稍有起色的癣班,我的眼泪毫无节制地流啊流,直到眼睛模糊了,再了见不到生存的脆弱与无奈。

[完]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