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      摄影      工作      生活      收藏      关于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心是感激
  文章

心是感激

足是流浪

爱是虔诚

朋友是行路上的荫

 

膝盖奇遇记:住院篇


来源:曾经走过| 作者:野火寒烟| 6/22/2010 3:24:45 PM | 阅读 2188 次
分享到: 新浪微博 百度 开心网 QQ书签 QQ空间 Google Twitter Facebook


6月21日:住院不带钱,就好比打劫不带枪

很久很久以前------我就一直在等刀子落下的那一刻!虽然MSN签名改成了“万事俱备,只欠挨刀”,但还是没有在预期的日子里等到医院的床位。心想着,再不给老子动刀,估计膝盖都自己好了!

直到昨天早晨,医生打来电话说“你现在来住院吧,有床位了”。无奈恰好这两天要好好伺候来自法国的老板。小声问,能不能后天住院?医生说,你再不来,可抢不到了啊!我这是给你开后门的!

于是在中午吃饭的时候请了假赶紧去医院排队。总之,就像那次香港之行,今天一切事情都很糗。。。。。。。

先是在很人声鼎沸的医院里,医生说是一号楼的8楼,结果我听成了门诊8楼,进去大概找了半个小时的护士小姐也没找到入院单。好不容易找对了地址,拿着交钱的单据时才发现钱包不见了!原来是早上LY送我一盒巧克力,高兴之余把钱包放在巧克力的盒子上了......那时候就在想,住院不带钱,就好比打劫不带枪,我也做了次爷,哈哈。

同事VIC十万火急地从公司打车来给我送钱包。远远他从马路对面走来时,我简直就是望见一只钱包走向我!

交了钱,护士小姐非常热心地说,给你介绍一下这里的环境和注意事项吧!

我哪有这时间啊,得赶回去上班呢!掉头就走。时值6月21日。

晚上十点,我从家里收拾了一堆东西赶紧往医院赶:要入院喽!其实也就是几本书,一个相机(要拍照留念一下嘛),还有牙刷之类的。夜深人静,还穿着明天要上班的衣服,拎了个旅行包,这哪里像住院哪,分明就是去赶着烧烤的架势。

十点的时候,医院人很少了,电梯间也就我一个人。我走进电梯,按了楼层。

第二层,突然门开了,进来一个男的。

突然之间,就觉得恐怖起来!那些国外的恐怖片,不就是在医院里半夜出什么鬼啊之类的吗?我死劲地把身体贴在电梯墙上,透过反光看身后那个男的有没有下巴,有没有影子。确定之后才觉得安心一些。

6月22日:今天是夏至,不知道是不是鬼的节日?

一夜没睡好,因为一个邻床的老阿姨和她的护工,此起彼伏地呼噜叫得我头都痛!还没到四点,这位老阿姨就坐起来找借口说话,她说她今天要出院了,兴奋得睡不着......望着头顶那个高悬的三角铁架子,知道那是将来我要架腿用的,可是现在看起来更像是称猪肉的公平称!

好不容易到了五点,护士来抽血。我很好心地提醒她,我最近比较胖,血管比较难找,要仔细点。二话没说,先扎一针!扎了没见血,又把针稍拨了一点点继续扎......还是没有血。于是拨出来,仔细找了半天,继续扎。

总算出血了。医生安慰说,你不胖的,只是血管藏得比较深......

六点,护工兴冲冲地跑过来说,快看窗外啊,地面上一片白布,昨天夜里有人从楼上跳下去了!

……—*%¥·!#¥·¥%¥%……¥…………—

6月23日:挨刀了

等啊等,昨天就通知今天要手术,因为我年轻(其他几个病友都是老太太)所以安排我最后一个手术,也就因此我被允许吃早餐。没敢吃多,担心手术手躺在床上不能如厕。

对于手术,一点没有害怕的感觉,只觉得很新鲜,除了对那个半身麻醉--据说要用很粗的针管扎在脊背上,很疼。到底是扎针疼,还是术手疼?麻醉师给我签字的时候我特意没有选择好几百块钱的那个止痛棒,心想着,这次要不狠遭点罪,小丫头以后没记性滴!

从天亮等到天黑,肚子早就饿得不行了,医生才通知说,就你了!

于是,被绑在很窄的一个手术推车上,推到邻近的另一个楼,大概五六分钟的路程,其实自己可以走过去的嘛!我就彻底换了个九十度的角度看了这个世界,一排一排的日光灯管在我身后,还有很多人的脸站在走廊边上望着我,我知道那些是等在手术间外面的家属。我朝他们亮了亮V字形的手势,居然他们很吃惊,怎么还笑着进手术室?

前一个手术没结束,被晾在手术室外大概半个小时。护士小姐在打“空档接龙”,没理我。好不容易有人叫到我的号了。进了一个传说中的手术室,到处都是灯和仪器。麻醉师折腾了一会儿我的手,但总找不到我手上的血管,于是又找了另一个看起来级别更高的高手。然后再把一个罩子扣在我脸上说,有点点味道噢,深呼吸!

真的很呛的味道。当我呼吸到第三口的时候,我就完全没知觉了。做了很长很长的一个梦。

直到有个人好像在耳边喊我“王蓉,醒醒了”!睁眼,无影灯下面一个长得很帅的男医生冲着我嚷呢!手术室里已经空空的了。我记得我好像问了这个很帅医生的名字,不过当时的感觉就像喝醉了酒一样思想不受控制,啥也没记住。

我想说话,但是嘴里好像塞着什么,想吐。他们弄掉塞着的东西,我深深舒了口气之后第一句话就是“哇,做了好长一个梦啊!”

第二句话在嘴边打转“我说梦话没?”不过没好意思说出来,换成了另一个问句“半月板没切掉吧?”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好吧,继续睡吧。反正没任何感觉,看到走廊上的钟的时候知道手术过去了一个半小时。

睡啊睡啊。睡醒了就是吃喝,然后再睡。住院就是这样无聊。庆幸没有买止痛棒,因为事实上一点都不痛。

医生说,一个好消息,你的半月板没事,但还有个更坏的消息,你的前交叉韧带松弛很严重,给你钻了几个孔加固了一下。

原来,花了一万多块也就是拉了两条橡皮筋。。。。。。

手术结束。当身强力壮的Andy把我从一楼背到五楼时,看着他那个喘哪,心里特开心,哈哈,我终于玩了一次“住院”!

[完]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评论
 
    [查看评论]  
 
第1楼 Charlie 发表于 6/23/2010 10:07:39 AM IP为 117.91.*.*
  上次在香港是镪水坠楼,这次升级为人!

看来老大要改作糗大了,呵呵。。。
 

第2楼 陪我走路 发表于 7/9/2010 7:07:57 PM IP为 122.231.*.*
  呵呵想你自己的网站你会拉看的,我的号是1036826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