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      摄影      工作      生活      收藏      关于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朋友是行路上的荫
  文章

心是感激

足是流浪

爱是虔诚

朋友是行路上的荫

 

对另一个世界的十五年的回忆:送给戚帜


来源:曾经走过| 作者:野火寒烟| 7/31/2009 3:23:36 PM | 阅读 3451 次
分享到: 新浪微博 百度 开心网 QQ书签 QQ空间 Google Twitter Facebook


年少时曾经天真的想把这个故事写成小说,然后送给他的母亲。其实年少时曾经想写过很多故事,只是许多故事都只是写了开头就尘封起来了。

虽然没有完成写小说的梦想,但记忆却从没有淡却,十五年之后我都一直觉得他没有离开,他只是去了另一个陌生的地方,好好的活着。我也经常梦想着在哪一个街头可以遇见他。

2009年7月28日,又一个普通的高考录取通知书发放的日子。每年的这个日子我总会想起这样一个同学。这位同学,所有曾经与我高中同校的五中的同学都知道他的名字,但是我不知道还有几位能够在十五年后还能偶尔想起他。

我一直无法理解,为什么我一直会惦念着这个名字,以至于在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想起。我找不到原因。若像周荣他们所说的儿时的暗恋?肯定不是,因为那时候我心中想的是另一个人。若是说他是我身边唯一一位去世的同学?也不是,高中同班也有另一位同学病逝,而我从未想起过。

或许,那是因为他是一个真实的他,三年的高中生活里我见到了比其他人更觉得真实的一个戚帜吧。他是一个曾经想努力读书的戚帜,他入学时的排名第8,而我排名第9;他是一个曾经害羞的戚帜,《五中之春》排练的时候他是我们的班长;他是一个曾经威武的戚帜,年级篮球赛场上他是最引人注目的男生;他是一个曾经沉默的戚帜,晚自习回家与他一路在盐埠路上骑车却不说话;他是一个曾经有很多故事的戚帜,这些故事是他无法逃离的现实的枷锁。

一切都在1994年7月28日那天结束了,离我们约定的毕业聚会的日子只差三天,我的毕业留言册上特意留了一页空白给他,而这一页,竟成了永远的空白。

大学三年,每天晚上从商学院门口往家里骑自行车,都喜欢沿着盐埠路高大的槐树荫。而树荫下的护城河恰巧就通往瘦西湖----这是扬州最美的湖,却也是戚帜在7月28日那天游泳,再也没有醒来的地方。最后一眼见他,他就宁静的睡在那里,永远的离开了让他无法自由的现实。而我,却一滴眼泪都没有!我没有哭,我深深的记住了他睡觉的样子。然后,我跑到一处绿色的田野里,一个人坐在田埂上无声的流泪,无声的呼唤着我的同学的名字。

很奇怪,大学三年里,我几乎每周都有三四天做着同样的梦,梦见戚帜在梦里回来找我,告诉我说,他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很好。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每天我都能听见护城河的水声,还是因为我期望他过得比现实中更好。我无法解释这样持续了三年的同样的梦。直至我大学毕业离开扬州。

后来某一年的一天,又梦见他,那天他穿着T恤精心的做一件手工陶器。做完了,他转过身告诉我说,他这是最后一次来见我,他在那个世界活得很开心,让我不用担心。他也祝福我生活得很好。

梦里突然醒来,才发现那一天居然是2004年7月28日!

这个同学从此再没有在我的梦里出现过,再也没有回来过。我相信,我也愿意相信他在他的世界里活得很开心,没有考试,没有过去,没有任何现实给他的束缚。我真的愿意相信。

所以,十五年了,虽然许多人已经淡忘了,甚至都不理解为什么我会如此记忆深刻,但是我依旧在每年的这个时候想起,想起一个老同学,也想起我该珍惜的和我该忘记的一切。

我始终没有继续完成我的小说故事,但这已经不重要。偶尔想起那个生活在另一个世界的同学,想起他生活得很好,然后微微笑着,面对自己的生活----这让人何等的安慰。

[完]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评论
 
    [查看评论]  
 
第1楼 Charlie 发表于 7/31/2009 6:38:22 PM IP为 117.91.*.*
  戚帜往生极乐去了。。。
他已明白,愿意放下一切烦恼、压力、愤憎,清净快乐地去了。
快乐的人懂得宽容、放下,每天可以过合理欢喜的生活
 

第2楼 灵魂独舞 发表于 8/14/2009 8:30:28 AM IP为 222.189.*.*
  唉......  

第3楼 灵魂独舞 发表于 2/27/2010 10:45:12 AM IP为 222.189.*.*
  总是要想开一些,现实与理想总是有差距,只有自己永远保持一颗积极向上的心,才能一直开心快乐,该去的就微笑告别.  

第4楼 野火寒烟 发表于 8/29/2012 5:38:18 PM IP为 158.34.*.*
  左眼跳了两天了,不知道是不是要发生什么事。昨天晚上做了好多梦,半夜醒来,最清晰地记得梦见了戚帜。梦里,他还穿着黑色T恤,似乎在做着一件责任很重的事情,但依旧显出一些不循规蹈矩的脾性。

很是奇怪,怎么又梦见他。早晨头脑清醒的时候突然记得,昨天是8月29号,1991年的这一天不正是第一次遇见穿黑色T恤的戚帜吗?那一天我们去学校办入学的手续。

如果他幸运地已经转世投胎,他今年应该也有18岁了吧,正好也是叛逆的年纪。不知道这辈子的他会不会还如从前那样承受着叛逆的沉重。

祝福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