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      摄影      工作      生活      收藏      关于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心是感激
  文章

心是感激

足是流浪

爱是虔诚

朋友是行路上的荫

 

传销之入魔


来源:曾经走过| 作者:野火寒烟| 7/14/2009 11:21:21 PM | 阅读 2964 次
分享到: 新浪微博 百度 开心网 QQ书签 QQ空间 Google Twitter Facebook


第一次接触传销时,并不知道那就是传销,因为这个后来让我深恶痛绝的词还没有在祖国大地上流行起来。

传销故事一:

应该是1990年左右吧,曾经有一个并不熟的人让我和哥哥利用晚上的时间去扬州工人文化宫的礼堂里听课。我一直认为那是堂“数学课”,并且是一堂我和哥哥半途就退出的并不吸引我的数学课。那时候我在读初中。之所以称为数学课,是因为上课之初老师就给我们讲了一个数学的公式:

一个人,把一个价值100元的东西卖给50个人,这50个人购买物品价格中分别返还第一个人10元;
第二批的50个人,再分别找50个人买东西,并且第三批的2500个人的物品价格中,分别返还给第一个人10元,第二个人10元
以此类推,第一个人总共会得到六批人的“贡献”。

自豪的是,当时我正好参加后来几十年里风靡一时的奥数班,所以在老师还没有讲完第四批的时候我就举手问老师,第5批的人数就已经6250000个人,请问扬州市的居民总共多少人?

老师没想到会有人问他数学的问题,有点措手不及,也有点心急了,连忙说,第5批的人也可以找第2批的人来做下线的,永远可以无限循环下去。

于是,我抱着对老师数学知识的鄙视,和对那种半知半解经济模式的轻视和哥哥中途就离开了。

几十年后,知道这东西叫作传销。

传销故事二:

如果传销不是发生在我自己的身上,或者我所关心的人身上,我根本不会去关心这件事,而恰恰当我第一次接触传销,就是在我读大学的时候。

大学有一个公关系的老师,这个老师的名字大概会永远记在我心里,并且是和“传销”等位的。

那时候安利刚刚进入中国,每一个人发展一个下线就会从下线那里获得一定的积分。于是,这位老师在大学里发展了无数的学生作为他的下线。当时我正好获得学校演讲比赛的一等奖,所以他就非常积极的怂恿我,以及我的好朋友做他的下线。无奈我对这个东西没有任何兴趣,后来他改变了策略,给了我一套产品让我免费试用,并且说我只要去听课就可以了。我随手把试用品送给母亲了。

一直到大学毕业,我都没有替他去讲任何一堂我所不屑的安利传销课。然后,毕业的那天,他找到我说让我还给他800块试用产品的钱。我的天,我大学毕业还没开始挣钱呢!只能东借西借还了他钱,并且还不能让母亲知道。

幸运的是,我只是破了财,而另一些人就不如我幸运了。我们财经系的一个系学生会主席,当时是学校的贫困生,在大学毕业的那一个月里为了帮助这个老师去全国各地讲课,在山东错过了回学校参加毕业考试。于是,这个贫困生读了三年也没有拿到大学的毕业证书。

毕业后每每遇到大学同学,我们都会聊到这个老师,后来听说安利被取缔传销后他转做其他传销了。

传销故事三:

2007年夏天,一个在敬老院活动中认识的志愿者,软磨硬泡之下我买了两瓶安利,然后这个人又塞给我一堆安利的资料。虽然手提着回家挺累,但回家后我把这些印刷精美的宣传资料一张一张裁好,折成吐果壳的垃圾盒,倒是相当耐用。

那年秋天,一名来自西部贫困山区的小孩子,我介绍他来上海打工,是一家快餐公司送快餐的小弟。刚到上海几天因为没地方住,所以暂住在我家里,也因为人地生疏,所以只能呆在我一居室的屋子里看看书和电视。而上面这个软磨的志愿者知道后立马打电话给我:

“那个小孩子在你家看书吗?”

“看啊,我家一堆的书呢,他也喜欢看书。”

“那让他看我给你的安利啊!”

“()*%……—()¥—*(—()*()|(*—*(%¥”

“你让他多了解,以后也买安利。”

“人家刚从贫困山区来,一个月也就几百块,你不会真让他买安利吧?”其实我后面很想跟一句,问他是不是想送给小孩子用。

“安利产品虽然贵,但是品质好啊,划下来还是很合算的。”

“那你知道什么是贫困山区吗?什么是一个月几百块的工资在上海应该过的生活吗?”我愤怒了,我很想问他一句,是不是想钱想疯了!不过我一向还是很淑女的,同事说我即使投诉的时候也很温柔。

以后,我再也没有理过这个人。

传销故事四:

还记得故事二里面的好朋友吗?她是我高中三年,大学三年的好朋友,每次回扬州老家都会去看望她。母亲打电话来说她想带女儿来上海小住,所以我立刻在QQ上找到她。不过母亲向我提到说这个同学开始做安利了。

QQ上刚一问候,她立刻就说“我做安利了。”

我说我知道。

我问她“大学里的那个老师,大学里的那个读了三年没能毕业的贫困生,大学里那个被迫拿出800块的我,还记得吗?”----这些事情,是我和她亲身经历的,也是一同经历的故事。

她却说“不记得了”。

我有一点点无语,因为她是我在扬州最好的朋友。

“后来那个老师做安利做得不错的。”她有选择性的对记忆进行了筛选。

“不记得就算了,不过,你永远不要在我面前提安利,也永远不要向我家人推销安利。”我告诉她。

“好的。你哥要是有兴趣也可以试试的,他可以不从我这里进货。”

彻底无语。

后来和哥哥聊天,哥哥说所有参加传销的(现在换个汤,变成了“直销”)都被洗脑了,就像宗教信仰那样,会让一些人变得疯狂。而疯狂之后就是从身边最亲近的人开始传播他们的思想。其实并不是什么能够达到“思想”高度的理论,而是对金钱与成就感的一种变态的追求。

对于安利,因为我认为并不是我的工资水平承担得起的一种消费,所以我不会诟病它的品质好坏。对于传销和直销,或许也有能够真正把持住平常心的人,但对于我来说,身边太多的人因为开始传销而迷失了正常的生活的方向甚至是道德的标准。

隔了两天,给母亲打电话聊天的时候,母亲突然说,你那个好朋友同学,要我去参加安利的听课,要我去认识更多的朋友。

“那你去了吗?”

“当然没去!我说没空。”母亲肯定的说。

然后,在我心底的最深处,我失去了一位朋友。

[完]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评论
 
    [查看评论]  
 
第1楼 Nika 发表于 7/20/2009 11:13:50 AM IP为 130.214.*.*
  我也有过传销的经历 也是一个好朋友带进去的 还好我及早逃脱出来,同意你的话,传销只是其实并不是什么能够达到“思想”高度的理论,而是对金钱与成就感的一种变态的追求。
 
  野火寒烟 于 7/20/2009 10:48:36 PM 回复
呵呵,恭喜你回归正常人的世界!
 

第2楼 colinivy 发表于 7/20/2009 4:31:41 PM IP为 222.244.*.*
  go to hell
安利

话说,我还一直没遇到过搞安利的人
 
  野火寒烟 于 7/20/2009 10:48:50 PM 回复
要不要我把我同学介绍给你啊,哈哈
 

第3楼 tongchuang 发表于 8/29/2009 7:50:14 PM IP为 122.48.*.*
  我也曾经被邻居怂恿过交了100元参加了安利,不过我没再发展下线,因为总感觉有点拉人下水的感觉,就和保险推销员差不多。然后就不了了之了。不过个人感觉安利的一些产品还是不错的,错在这些推销的人让人感觉不舒服。还是安利店铺让人觉得舒服点。  

第4楼 果果 发表于 8/31/2009 10:54:33 AM IP为 210.13.*.*
  生活啊生活!  

第5楼 灵魂独舞 发表于 10/17/2009 2:57:52 PM IP为 117.91.*.*
  还好,你如此理智,像我老家那里有两对夫妻,去做了传销后只回来了一个人,还是花了大价钱才回来的,其它三人至今杳无消息,已有几年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发达了不想回家了?还有两对夫妻的事那也挺惊心动魄的,不过最后都是花了不少钱赎回来了,还好,留个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