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      摄影      工作      生活      收藏      关于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朋友是行路上的荫
  文章

心是感激

足是流浪

爱是虔诚

朋友是行路上的荫

 

睡个好觉,羔羊


来源:曾经走过| 作者:野火寒烟| 5/18/2008 1:43:15 AM | 阅读 4290 次
分享到: 新浪微博 百度 开心网 QQ书签 QQ空间 Google Twitter Facebook


羔羊是我一个很好的记者朋友,虽然我们见面不多,但是他一直在默默关注着“智人慧心”的发展,也关注着我的生活。他会给我很好的建议,在我需要的时候也会给我及时的帮助。认识他,也是一个公益朋友的聚会。

汶川地震,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忙着《灾后重建手册》的编写。5月17日晚上正与志愿者联络收集资料的事情,羔羊在msn上与我说话。已经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他也不来烦我,因为他知道我在编写智人慧心志愿者手册的事情。

“我就在灾区”。他突然跟我说。

我已经被地震打乱了生活,这些天听到最多的,让我心最能为之一颤的就是这个词,而他,正在这个地方。我才想起来他原来就是记者,一种哪里有紧急事件就会深入第一线的职业。

“你在哪个地方,那里怎么样,也能上网吗?”我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我在成都,但是我要告诉你我在映秀的感受。”

“我觉得那个镇以后会成为一座死城。不会再有人在那里居住。”

“剩下的人本来就不多,好多都外逃了。清理重建的成本太高了。”

“我们能做什么?”这是许多天来听到最多的问题,现在,我也问他,因为他是最前线的见证者,也最知道需要什么。

“我觉得比较务实的还是捐款捐物,准备认养孤儿。”

“回来给你看我拍的照片。感觉像是在地狱,不过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非常美好。”

他给了我看他在灾区拍的照片:http://community.highai.com/GoToUserSpace.aspx?UserID=16502

“我现在一闭眼就是尸体。现场我不怕,但晚上一个人害怕。”

听到他这句话,我突然觉得正在编的手册里写的关于心理疗治的内容。而像他们这些深入灾区工作的人员,面对这么多死亡与无奈,生离死别,心理会受到多大的伤害,他们,又得要多么艰难才能恢复对生和死的坦然?

“唱唱歌吧。”我对他说。或许唱歌可以分散他的注意力,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属于一种心理疗治的方法,但是我想试试。

“明天领导让我休整,去采购。我大概下周二回上海”。

说话间,他突然说“地震了”。一场还是很大的地震,以至于他停下聊天,到窗外去看。他住在九楼。“这是我在灾区这几天,感受到的最强的余震了”。

“昨天不敢睡觉,我就到同事屋子里去了,今天同事去办事,我只能一个人。”

“你唱歌给我听吧,只要不唱高音。”

“前几天我在参加一个公益培训,大家唱了一首《让我们荡起双浆》如何?”我问他。

“别唱!现在这里尸水成河......灾区现在到处是很难闻的味道,生的机会很少了。”

他说他想听《小草》。我静静的给他唱了一段。

我尽量把话题扯到其他事情,比如他的小孩,我的网站,以及摄影。但是无论如何努力,我们的话题总能扯到灾区的事情上。

我不停地跟他说,回到上海,记得给我个消息,并且我随时可以等他找我说说话,要记得他承诺过他也要教我摄影。说了很多很多,直到我觉得他应该困了,虽然今天晚上的聊天中他一直状态不好,他说他是感冒了,而我能感觉到他在谈到一些事情的时候在流泪。

睡吧,深夜一点多钟的时候我跟他说。他去睡了,但是在msn屏幕上给我留下了一篇刚刚完成的日记。

睡吧,祝福我的朋友今夜梦里不再有生的无奈与死的痛楚。

***************************************************

孩子,去吧,天堂里没有地震 【原创 | 日记 | 2008年5月17日 | oldgoat 】

那一天下午,在都江堰紫坪铺水库大坝上,现场医疗人员为一个4岁的小女孩清洗头顶上的一个大创口,还缝了四五针。小女孩痛的大哭,哭得撕心裂肺一般。她的父母就站在一旁,母亲心疼地流着泪,父亲则有些木然。

这个女孩是万分幸运的,因为和她在同一所幼儿园的120多名孩子,只有20多名活着从幼儿园离开。她不知道,在她哭得撕心裂肺的那一刻,她的近100个小伙伴,再也没有机会哭喊了。也许她们正在飞往天堂的路上,也许她们还会回过头来,无限羡慕的盯着这个哭喊的小女孩,“我也在哭喊,为什么就没有人听见呢?”

听着孩子父亲的讲诉,我在头脑里无数次地想象地震后幼儿园的种种惨状。可是真正到了现场,我才发现自己的想象是多么地无力。原本两层楼的幼儿园,在地震后被“压缩”成了乒乓球台那么高的废墟。

下午2点28分,当地幼儿园的孩子都还在二楼睡午觉。地震来得太猛烈了,也许很多小孩子还在做梦,梦见自己变成了天使,只是这个梦再也没有醒来,梦变成了现实。在部分开裂的天花板下,孩子们睡觉的床隐隐约约露出来。在消防官兵赶到之前,废墟早就被幸存的家长们徒手挖过多遍了。尽管如此,还是有五六十名孩子的遗体还在被压在废墟下面。

在映秀小学,惨状和幼儿园一样。只是小学的楼层更高,学生更多。记者到达现场的时候,操场上还摆放着近20具孩子的遗体,都被棉被或者竹席包裹着,有的还露着小辫子或者小脚丫。在学校的门口,七八位家长还在焦急地等待,“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只是由于交通和通讯的中断,搜救队伍缺乏应有的设备,即便有大型机器,也不敢对废墟轻举妄动,因为起吊很容易造成新的垮塌,甚至使幸存者遭到致命伤害。有的时候,即便发现了幸存者,也无法将他救出。人力和生命,在地震的淫威之下,显得竟是那么的渺小。

武警很快就把孩子们的遗体搬走了。镇里幸存着的父母,还能来认领一下。还有一些,可能父母在下面的村里,或者在外打工,无法赶到。也可能父母也遇难了,那样也好,他们就不会成为孤儿了,进了天堂,还会和父母团聚的。

安息吧,可爱的孩子们,在天堂里不要哭闹。因为,天堂里不再会有地震。

[完]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评论
 
    [查看评论]